同福心水论坛45123456

镇江花卉史料琐谈

发布时间:2019-07-10

  www.308080.com古城镇江花卉,读其有关典籍,既具有悠久的栽培历史,也富有特色的地方风情,琐谈如次。

  镇江春夏秋冬,均有应时花卉,元代《至顺镇江志花》,录其品种有杜鹃、玉蕊、玉兰、牡丹、海棠、山茶、山丹、蜡梅、紫笑、紫薇、玫瑰、栀子、木香、月季、芍药、蔷薇、瑞香、迎春、菊花、水仙、芳荪、凤仙、芙蓉、玉绣球、山木瓜、佛见笑等百余种花卉,可谓一年四季,群芳争艳。

  《至顺镇江志花》记录的花卉都附有注文,我在举例中也浅说一二。例如紫笑花“春季开最可爱,丹徒花圃有紫香亭。”我曾听伯先公园园艺师张顺先生讲述:此花色媚而清香,令人欣赏时笑逐颜开,故称“紫笑”。又如栀子花,“白花,花皆六出,甚芬香。”栀子花盛夏时节含苞渐放,宋代蒋梅边的《咏栀子花》诗云:“清净法身如雪莹,夜来林下现孤芳,对花六月无炎暑,省却铜匜几炷香。”

  再如菊花“名品甚多,红紫白黑,不可枚举。”季秋之月,菊花吐艳,唐代杜甫喜爱菊花,有诗句“寒花开已尽,菊蕊独盈枝。”还有山茶花“隆冬盛开,不畏霜雪。”南宋陆游的《咏山茶花》诗云:“东园三日雨兼风,桃李飘零扫地空,惟有山茶偏耐久,绿丛又放数枝红。”

  再还有山木瓜花“刘言史有《山木瓜花》诗云:浥露凝氛紫艳新,千般婉娜不胜春,年年此树开花日,出尽丹阳郭里人。见《润州类集》”。诗中“出尽”,指丹阳民间观赏“山木瓜花”,倾城出动热闹的情景。《润州类集》,北宋曾彦和撰。

  杜鹃是传统的观赏名花,明代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对杜鹃花形态特征作了详细描述:“杜鹃花一名红踯躅,一名山踯躅,一名山石榴,一名映山红,高者丈余、四五尺,低者一二尺,春生苗,叶浅绿色,枝少而花繁,二月始花,花如羊踯躅,而蒂如石榴,花有红者、紫者。”

  杜鹃花繁色艳,姿态娇媚。就镇江而言,古代观赏杜鹃花的佳境是在南山鹤林寺。此说,见于元代《至顺镇江志花》:“杜鹃,在鹤林寺,高丈余,每至春月,开花烂漫,倾城士女游赏。”足见杜鹃花盛开时节,此处是旅游的热点。

  鹤林寺的杜鹃花,早在唐代就遐迩闻名。此说,见于唐代沈汾的《续仙传》:唐代节度使周宝镇守浙西,治所在润州,曾与道士殷七七谈论:“鹤林之花,天下奇绝。”读来可见家乡风景优美:既有第一江山第一泉,也有南山杜鹃天下奇。

  芍药是古韵悠长的名花,春秋时代的《诗经》,就有诗句“维士与女,伊其相谑,赠之以芍药。”故芍药又有“艳友”花名之称。

  芍药在立夏前后放蕾开花,花色有红白黄绿紫等多种,具有色、香、韵三者之美,誉称园林中的“贵宾”之花。《红楼梦》大观园内,“史湘云醉眠芍药茵”的故事情节,趣味盎然。

  镇江栽培的芍药花“比他处特盛”。此说,见于宋代刘攽的《芍药谱》:“天下名花,洛阳牡丹,广陵(今扬州)芍药,其名品甚众。京口于广陵为近,大抵治花之法,又与广陵相似,故比他处特盛,府治内有芍药亭。”由此可见,镇江芍药花素有盛名,还有赏花的景观芍药亭。

  玉兰是清秀纯洁的名花,为木兰科乔木。战国时代屈原的《九章》,就“捣木兰以矫蕙兮,凿申椒以为粮。”由此可知,栽培玉兰历史悠久。

  春风送暖玉兰香,品种有白玉兰、紫玉兰、红玉兰、粉玉兰,以白玉兰为最佳。元代《至顺镇江志花》,记录的白玉兰“其花表里莹白,其色如玉,其香如兰。”寥寥14个字,巧妙地把白玉兰三字点了出来,令人为其花色而动情。因此,古代人们把白玉兰花看作是爱情忠贞不渝的象征,清代康熙皇帝在《咏玉兰》诗中称赞为“皎洁”“冰清”之花。

  宋代丹阳道观凝禧观的玉兰花,朵朵白花,形似荷莲,诗人陈辅之欣赏后,作《玉兰》诗两首,录其一首:“净若清荷不尘染,色如白云美若仙,微风轻抚香四溢,亭亭玉立花丛边。”反映了人们对玉兰花的感情与爱好。

  芳荪是悠久的著名香草,战国时代屈原的《九歌湘君》,就有诗句“荪桡兮兰旌”。明代李明珍在句容茅山采集的中草药,其中就有芳荪草,见《本草纲目》。

  唐代宰相李德裕的《平泉记》:“芳荪生茅山东溪,陶隐居称:芳荪、紫色,生浅水中,相传女仙人钱妙真所种。”“陶隐居”,即南朝齐梁时的医学家陶弘景,隐居茅山,著有《本草经集注》。

  李德裕任润州刺史期间,游览自然景色秀丽的茅山,还写诗《咏茅山芳荪》:“梦客重兰荪,遗芳今未歇,叶依清浅水,花照喧妍节。紫艳映渠鲜,轻香含露发,杂居若有赠,暂与幽人折。”诗中“楚客”,即战国时代楚国诗人屈原。

  辛弃疾在镇江期间,还写过一首词《水龙吟文官花》,词序云:“寄题京口范南伯家文官花,花先白、次绯、次绿、次紫。《唐会要》载:学士院有之。”

  范南伯系辛弃疾诗友,曾先后任卢溪、公安县令,晚年退居京口。《唐会要》,宋代王溥编撰,书中记载唐代文官花唯学士院有之。

  宋代牟巘的《陵阳集》内有“题范氏文官花”一文:“文官花,京口鹤林寺花,久归阆苑(即宫苑)。近世盛称范氏文官花,粉碧绯紫,见于一日之间,变态尤异。”此文的叙述与辛弃疾的词序,对于了解镇江花卉文化颇有史料价值。

  芙蓉是水生艳丽的名花,《辞海》“芙蓉,荷(莲)的别名。”早在春秋时代《诗经》中就有“彼泽之陂,有蒲有荷”的记载。芙蓉花,镇江俗称“荷花”“莲花”,夏季开花,姿色白或淡红,气味清淡芬芳。

  荷花,南宋杨万里的诗句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,堪称描绘荷花形象的千古名句。

  莲花,北宋哲学家周敦颐,居住在镇江,最喜爱莲花,在撰述的《爱莲说》一文中,赞颂莲花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的品质,千百年来为世人传诵,誉称托物言志的精致佳作。

  芙蓉花,唐代润州刺史李德裕称“荷花”“莲花”为“白芙蓉”,并撰写《白芙蓉赋》,诗序云:“金陵城西,池有白芙蓉数萼盈尺,皎如霜雪。江南梅雨之后,风景甚清,漾舟绿潭,不觉隆暑,与佳客泛玩终夕忘疲。金陵,谓润州;城西绿潭,即放生池也。”“城西绿潭”位于今西荷花塘。此赋文辞优美,记述镇江风物,颇有地方色彩,收录在镇江市档案处、档案馆编辑的《京江赋》。 (花蕾 图)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